关于金阳              金阳产业              资讯中心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集团简介                  黄金矿业                   新闻与动态                金阳标志                  招聘职位                   社会奉献                   公司联系方式
组织架构                  其他矿业                   矿产行业资讯            金阳理念                   教育培训                   环境保护                   在线留言
董事长致辞               金阳投资                   黄金交易资讯            员工风采      
发展历程                  战略合作                   金融投资资讯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8层      E-mail: bjjy@bjjinyang.net      服务电话:010-82500058

版权所有 © 2016 金阳矿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59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手机网站

	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
>
青海不再强制风电配套10%储能,为什么国电投还要配?

青海不再强制风电配套10%储能,为什么国电投还要配?

浏览量

此次获得核准的青海海南州“共和45万千瓦风电项目”,为2017年海南州15个总容量为135万千瓦规划中获准的第一个,开发商为国家电投控股公司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黄河水电)。

 

值得关注的是,这也是青海省首个给风电配套储能设施的项目,配套的储能容量为装机容量的10%。无所不能了解到,配套的储能设施由黄河水电出资,主要是为了应对青海可能很快到来的弃风、弃光,避免陷入限电旋涡。  

 

 

外送能力不足,不配储能就面临限电

 

 

青海省发改委在6月份发布的2017年风电建设方案中强制要求新核准的项目必须按照建设规模的10%配套建设储电装置,储能设施总规模33万千瓦。

 

消息一出便在行业内炸开了锅,一时间关于储能能否解决青海省弃风限电,以及配套储能的钱谁来出引得业内人士议论纷纷。

 

许多专家表示以我国电网的管理体制和技术水平,完全有能力通过调度和需求侧管理解决弃风限电问题,不需要以配套储能的方式解决弃风限电,更不需要以此为理由将配套储能的成本转嫁给风电开发商。很多开发商也表示不应该让他们买这个单,限电问题是电网不让发,应由电网承担一部分成本。在一片议论声中,青海省发改委相关领导在随后的一次会议上表态不再强制配套储能。

 

那么黄河水电为什么愿意买这个单,自己投资建设储能配套呢?

 

无所不能(caixinenergy)就此采访了黄河水电工程部副主任孙玉泰,他解释虽然通过调度和需求侧管理来避免弃风理论上可行,但从青海省新能源建设的实际情况来看,不配套储能将来一定会出现弃风弃光。

 

虽然青海省目前并没有明显弃风现象,但已出现弃光,今年上半年弃光率为5.3%,以明年新增500万千瓦的风电光伏装机规模来看,如果没有储能设施,仅靠现有的外送通道是不够的,届时弃风弃光将不可避免。

 

黄河水电计划在“十三五”期间打造海西和海南两个千万千瓦级风、光、水清洁能源基地。其中在海南州规划建设400万千瓦光伏项目和200万千瓦风电项目。同时国网计划建设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以±800千伏高压输送青海省清洁能源电力。

  

 

 

可再生能源+储能,已成趋势

 

 

 

孙玉泰分析,配套储能设施的风电项目是为了助力清洁能源基地更好的建设,因为风电白天出力低晚上出力高属于反调峰,而光伏白天出力高晚上不出力属于正调峰,大量的风电光伏装机为调度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共和45万千瓦风电项目配套的10%储能设施储能时间为2小时,可以在白天光伏出力最高的时候吸收风电的电量,为光伏外送和本地消纳“腾出空间”,在光伏出力变小时释放储能,实现风光协同。

 

 

不过储能设施的配套会带来建设成本的增加,通过储能所获得的额外收益(或者避免的限电损失)能否弥补储能设施的成本是很多开发商犹豫的地方。孙玉泰表示收益肯定会下降,但是利润并不是黄河水电唯一追求的目标,作为地方性国有企业黄河水电有责任起到带头作用,推动整个新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

 

目前除了黄河水电外,还没有其他开发商表达配套储能设施的意向,随着青海省330万千瓦风电项目在10月底前陆续完成核准,是否会有其他开发商采用10%配套储能还有待观察。

 

青海之外,我国风电,光伏与储能配套的示范项目已经有多个。由国家电网承建的张家口国家风光储示范项目规划建设50万千瓦风电场、10万千瓦光伏发电站和11万千瓦储能电站。一期工程风电10万千瓦,光伏发电4万千瓦,储能2万千瓦于2011年底投产运行,二期扩建建设风电40万千瓦,光伏发电6万千瓦,化学储能装置5万千瓦于2014年底投产运行。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也在建设7个集群,总计182万千瓦风电、56.5万千瓦光伏、15万千瓦光热和16千瓦储能的可再生能源微电网示范项目。

 

与风电和光伏配套的储能在美国和日本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德国户用储能市场也在蓬勃发展。全球电动车领头羊特斯拉近年来也一直活跃在可再生能源储能市场,为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多个新能源电站提供储能设施。

 

今年9月份,维斯塔斯宣布与特斯拉开展风电储能合作,10月19日维斯塔斯宣布将在澳大利亚与当地可再生能源公司Windlab 合作建设世界首个公用事业级风光储综合利用并网项目——肯尼迪发电场一期。项目包括了4.32万千瓦风电、1.5万千瓦光伏和2万千瓦锂离子储能装机,并将采用维斯塔斯定制化的控制系统运行此多能互补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