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阳              金阳产业              资讯中心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集团简介                  黄金矿业                   新闻与动态                金阳标志                  招聘职位                   社会奉献                   公司联系方式
组织架构                  其他矿业                   矿产行业资讯            金阳理念                   教育培训                   环境保护                   在线留言
董事长致辞               金阳投资                   黄金交易资讯            员工风采      
发展历程                  战略合作                   金融投资资讯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8层      E-mail: bjjy@bjjinyang.net      服务电话:010-82500058

版权所有 © 2016 金阳矿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59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手机网站

	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
>
广西人“上林帮”非洲淘金,身价过亿却过得危机四伏,血汗、抢劫、枪战... 

广西人“上林帮”非洲淘金,身价过亿却过得危机四伏,血汗、抢劫、枪战... 

浏览量

提起非洲

永远逃不脱是两个字“穷”与“富”

“穷”是因为非洲大部分国家技术落后

很多地方的人穷得连饭都吃不上

“富”则是指在这片广袤无垠的非洲大陆

遍地是黄金

而中国“上林帮”的非洲淘金故事

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了

在那片危险与机遇并存的土地

活下来的人成为富豪

不幸的则埋骨他乡

 

《中国黄金年鉴2021》发布

近日,中国黄金协会发布了《中国黄金年鉴2021》,里面全面反应了2020年我国黄金产业的发展现状、成绩及问题。

据年鉴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黄金资源量为14727.16吨。我国黄金资源量已实现连续15年增长,并连续五年突破万吨大关。

2020年我国黄金产量为365.345吨(不含进口原料产金),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4.881吨,同比下降3.91%,但我国黄金产量仍继续稳居全球首位,自2007年以来已连续14年位居全球第一。

受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退、矿业权出让收益政策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在产黄金矿山数目继续减少,但速度已开始放慢。矿产资源得到了优化整合,黄金矿山企业质量明显提高,企业生产正在逐步恢复正常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几年相比,2020年我国黄金产量下降速度明显放缓,行业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态势明显。当年,我国黄金产量继续位居全球首位

国人的黄金情结,从古至今的黄金梦

物以稀为贵,黄金是化学元素金(Au)的单质形式,是一种软的,金黄色的,抗腐蚀的贵金属。

金是较稀有、较珍贵和极被人看重的金属之一。国际上一般黄金都是以盎司为单位,中国古代是以“两”作为黄金单位,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金属。不仅是用于储备和投资的特殊通货,同时又是首饰业、电子业、现代通讯、航天航空业等部门的重要材料。

中国人“黄金热”的历史由来已久,在青铜时代,拥有铸造技术的先辈就制造了许多金器,金器和黄金制品在历朝历代更是成为了财富的象征。

从三星堆的金面罩到皇帝的宝冠再到普通人的首饰,黄金用它特有的尊贵传达着人类对财富和权势的至高追求。

而新时代的国人从排队抢购金饰、金条,到投资层出不穷的各种金制品。黄金保值的期待令缺乏财产安全感的中国人制造出了黄金狂想曲。

 

广西“上林帮”非洲淘金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由于黄金的稀缺性,在全球范围内,黄金都是受追捧的对象,而人类对黄金的狂热也在加速转化成为真实的消费。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早在2005年,广西上林人就看到了黄金的巨大财富价值,无数上林人前往非洲加纳淘金,炎热的气候、陌生的环境、同乡人的死亡都统统没有阻挡他们的步伐,加纳成为了上林人的另一个“家”。

 

 

01加纳交易链

加纳,非洲西部的一个国家,它的矿产资源极为丰富。

据统计,1994年加纳探明黄金储量共有3167.20万盎司,在开采了500多年的基础上,黄金仍可供开采700多年。

但黄金的勘采主要掌握在资本主义的手中,而加纳的大型金矿又主要以岩金为主,适宜大规模开采,产值高,效率高,因此早已被英美的大型矿产公司卷走瓜分。

除了岩金,在加纳的滩涂上还分布着大量的砂金,因为位置特殊,无法用大型机器开采,所以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开采砂金的打算。

 

 

然而,加纳本地的技术十分原始和落后,他们当地人没有工具,大多数人就只能手工开采搬运砂金,效率很低,这就给了上林人“可趁之机”。

2005年时,上林人带着独有的砂泵技术来到了加纳,这种技术主要是在加纳的滩涂上安放砂泵来开采金沙,效率很高。

一台砂泵平均一天可以开采100克左右的黄金,而一个砂金地可以同时安放两台砂泵,每天能够获得的收入十分可观。

与此同时,上林人与当地酋长达成协议,每年上缴一部分费用,这样当地人就不能阻挠他们在此采金。

 

 

砂金事业这才逐渐在奥芬河、塔诺河等地发展起来。

上林人所开采出的黄金,一小部分用来自用,另一部分卖给商人,而这些商人再转手把黄金卖到国际市场,由此形成完整的交易链。

02欲望的都市

然而,广西上林人大量涌向加纳,主要是因为2005年当地流行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称,一个上林老乡带了全副身家500万跑到加纳,3年的时间里,他的财富翻了无数倍,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

以此为蓝本,更多衣锦还乡的传奇故事不断在上演:有人回乡一出手就送亲戚一堆金子;有人在香港转机回广西途中,用电话就下单订购了南宁的别墅和法拉利跑车;有人还未下飞机,迎接的豪车早已在机场等待。

 

 

这些故事虽然有些夸张,但上林人去淘金成为了富翁的事情却并非造假。

据了解,有不下三位上林商人证实,这8年,他们的圈子中产生了6到8个身家上亿者。

上林的砂泵技术只掌握在上林人手中,技术不会外传。因此在中国采金人圈子里,有一个共识是“非上林人不组机”。

不但如此,上林淘金人通过常年累积的经验还具备了肉眼探金的能力:开采前清洗一小片土地,一看地形就能看出来有没有金。

上林人在加纳投资的采金生产线超过1000条,以每条300万元成本计算,上林商帮在加纳的投资多达30亿元。

 

 

这些淘金工地,一般一个工地配两台挖掘机,一天产200-300克黄金算是平均水平。

运气好的人有时一天能采到1公斤;运气不好的人,一天只有30-50克,甚至采不到。

一般工地如果按每天采300克,以国际金价每克280元上下计算,一天收入接近10万元人民币,扣除费用,一天仍有数万的收入,年入千万并非神话。

上林人在淘出金后,会把金矿转手卖给湖南人、浙江人和福建人,甚至还有印度和当地的购金者。

 

 

广西上林人周亮是加纳的一个采金人,不过据周亮回忆,上林人最初去加纳并不是淘金,而是去那里开设赌场。

换言之,服务行业,才是多数人去非洲谋生存的手段。

不过,当时周亮并不是赌场的老板,他只是赌场的翻译。

从广西民族大学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沿海地带当导游。那时候,他也曾梦想着出国,但绝没有想到是去非洲。

但当时正好有一个朋友邀请了他。朋友说他在非洲开赌场,但是由于语言不通遇到了很多困难,希望周亮去给他当翻译。周亮经过一番思索后同意了。

周亮在加纳的头几年,虽然懂英语,但是人生地不熟,所以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是安稳地待在赌场的附近,很少去不是周边的地带。

 

 

而朋友嘴上说是赌场,但其实就只是一个可以赌博的破旧酒吧,来这里消费的大多都是当地穷人,根本赚不了多少钱。

就在周亮感到失望准备离开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一个湖南人,那个湖南人问他,想不想去采金。

周亮知道,加纳的黄金尽管勘采了多年也依然有丰富的储量,只是在此之前,他没有门路,也根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在这位湖南人的介绍下,周亮渐渐知道了采金的入门之道。

从那时候起,他在国内开始号召朋友一同来加纳采金,正式开启了他人生的淘金之旅。

 

 

周亮从他的朋友中召集了6、7个人,但刚开始几天就遇到了困难,不知道是技术不行还是地形勘察有问题,一天的出金量只有几克。

这样持续了几天,有的人萌生了退出的念头。毕竟洗不出金子就挣不到钱,而这点金子连投资的窟窿都补不上,更谈不上盈利。

后来过了段时间,一天打出的量勉强提升到了二三十克,一个月下来赚的钱不到3000美金。

 

 

于是,又有些人觉得漂洋过海在这里挖金子是大费周章,完全没有必要。有的人退出了,有的人选择转行去了其他地方。

不过周亮觉得事情还有转机的余地,他之后精心研究,发现问题出在技术方面,他改进了技术,一天洗出的量达到上百克,几天之内就洗出金子1500克。随后更是一天都能洗出几百克的量。

因此,周亮和仍在坚持的朋友,都获得了不小的收益。

周亮感到,从他开始淘金的这几年,前来加纳的上林人显著增多。高峰时期,甚至达到了两万多人。但金子就那么点,不可能所有人都去淘金。而且毕竟是在异国他乡,人们对生活和娱乐的欲望只会只增不减。

 

 

于是围绕淘金人的超市、酒吧、赌场、夜总会以及各种汽修等产业都急速发展,这也带动了当地的产业转型,而那些突然暴富的人们也开始醉生梦死。

由于很多人本身的文化水平就不高,再加上远在国外,很多人就显得很暴戾。以至于在夜场消费的时候,有些老板直接用金子付款。

但在暴利的身后,危机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03危机的獠牙

首先,加纳气候炎热,为不少疾病提供了生存空间,而加纳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医疗水平极其有限,因此不少的上林人在采金途中患病身亡。

其次,数万在加纳淘金为生的上林人,只有极少数部分人拿到了工作签证。其他的一大部分人,他们只能拿到旅游签证。

也就是说,这里面的人大多是非法务工人员。因此,上林人也常常会遭受到加纳移民局的驱逐。

2013年5月,加纳以总统的名义发起了“清理非法采金”的政治斗争,前后有169名中国非法移民因涉嫌非法采金被加纳警方拘捕。

 

 

非法采矿人员,一直以来都是加纳政府非常头痛的问题。加纳总统曾宣誓要把非法采矿的人员从当地赶出去。

与此同时,上林人面临的另一大风险就是和当地政府以及部落的关系。

加纳的法律规定,地下的矿藏归国家所有,而土地以及地上的人工建筑,归所在地的部落管辖。

 

 

因此,一旦有新的上林人打算采金,他们就得和政府以及本地的部落酋长谈判。有一次,国内新来的一伙人不知道规矩,私自拆除了地面上的一处建筑。部落的人们十分愤怒,要把他们抓起来杀掉祭神。

幸好有另一波上林人与当地关系不错拯救了他们。这也说明了上林人在加纳实则是步步维艰。

但这些都不是最危险的,上林人在加纳最大的威胁是强盗,轻则丢失钱财,重则性命垂危。

 

 

在加纳,针对淘金者的抢劫案件发生率其实很高。

加纳是一个不禁枪的国家,所以当地的劫匪往往装备精良,弹药充足。因为看到了采金者的财富,他们就总是成群结队地来到淘金者的工地,依靠弹药实施抢劫,假如淘金者不配合他们,那他们也不会吝啬弹药。

“2011年一年,我们在库玛西的采金工地就被抢劫两次。”一位采金者李增全说,当时强盗在白天来到了采金工地,上林人极力反抗,双方产生了激烈的枪战,各有损伤。

上林采金者胡宏石说:“异国生存,最重要的是命,财只是第二位。”

在他的工地上,时常备有200克的金子,这些金子为的就是在劫匪来时,用来保命的。

 

 

所以为了生命安全,在加纳的上林人常常是几个工程队住在一起,互相照应。

在卖金时,也是大家聚集一起,集资雇佣当地的保镖护送,甚至很多上林淘金队手上都有几支AK47,金矿工地常备有手枪和八连发猎枪。

那片区域经常有上林商人和强盗枪战的消息传出。据估计,以上林淘金队为主的中国商人手中掌握着上万支枪支。

但即使这样,也仍然有很多上林人死在加纳,死在这片财富与危机共存的地方。

 

 

 结语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有淘金者,黄金最为最保值的物品,深受世界各地人民的喜爱,这也就造就了黄金无可匹敌的尊贵地位。然而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历史上因为争夺而酿成的悲剧与惨案也数不胜数。

如今的“上林帮”也是如此,有的人拿出全部家当,去到遥远的非洲大陆,用自己的青春与时间在那里实现了自己的黄金梦。

而有的人怀揣着同样的梦想,到那里却只换得黄土一堆,不禁令人感叹,黄金的诱惑力如此之大,只是试问若有同样的机会摆在面前,会有多少人不动心呢?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