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阳              金阳产业              资讯中心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集团简介                  黄金矿业                   新闻与动态                金阳标志                  招聘职位                   社会奉献                   公司联系方式
组织架构                  其他矿业                   矿产行业资讯            金阳理念                   教育培训                   环境保护                   在线留言
董事长致辞               金阳投资                   黄金交易资讯            员工风采      
发展历程                  战略合作                   金融投资资讯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8层      E-mail: bjjy@bjjinyang.net      服务电话:010-82500058

版权所有 © 2016 金阳矿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59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手机网站

	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
>
反思危机 黄金再货币化时代来临

反思危机 黄金再货币化时代来临

浏览量

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元的走强令黄金走入了非货币化进程。然而,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对黄金非货币化的反思令美元弊端暴露无遗。央行黄金储备在这以后的持续增加,已经从某种角度证明了黄金再货币化时代的来临。不难预见,黄金将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对我国而言,这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支撑。

1971年美国割断了黄金与美元的联系,宣告了二战后建立的美元金汇兑本位的瓦解。而197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黄金非货帀化方案的通过,则是黄金非货帀化的开始。尽管黄金非货币化进程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推进,但是,作为“野蛮的历史遗存”的黄金,始终不能从人类货币领域“净身”,并且始终与人类的货帀保持着一种暧昧关系。

这种关系突出地表现在一种黄金货币形态——央行黄金储备命运的变化上。按照黄金非货币化的逻辑,央行的黄金储备应该清零。清零意味着黄金与货币的彻底告别,是黄金非货帀化完成的标志。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黄金非货币化推进的背景下,央行持续地减持黄金储备。但从1978年至2009年的31年间,全球央行黄金储备从3.63万吨下降到3.01万吨,仅减少17.08%,减持速度十分缓慢。

黄金非货帀化是人类进入信用货币时代的第一次实践,也是一次试错过程。人类对于黄金货币功能并没有像对白银那样一刀两断,而是藕断丝连。实际上,这反映出央行对推进黄金非货帀化最终结果内心的犹豫,即对信用纸帀的忐忑。如此网开一面,为黄金货帀留下了一线生机。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从2010年开始,央行一改前态,由持续拋售黄金储备变为持续增持黄金储备。从2010年开始,央行黄金储备已连续增长了8年,由2009年的3.01万吨增长到了3.29万吨,增长了9.3%。

这一态势反转反映了央行对黄金社会功能再定位的调整完成,由非货帀化到再货帀化的调整,从而进入黄金再货币化时代。我们认为,2010年是“黄金非货帀化终止年”和“黄金再货帀化开启年”。

黄金再货帀化出现的关键因素是美元的表现。因为黄金非货帀化之后,美元成为黄金替代物。这个替代物的表现决定了黄金非货帀化的成败。美元是黄金非货币化的主角,但在这一进程中,美元由强走弱,日渐难以担当起国际中心货帀的责任,致使黄金非货币化的最终目标并未达成,从而使人类开始了从黄金非货币化到再货币化的转变。从时间的节点上看,这一转变是国际去美元化的一部分,是对美元霸权的一种回应。所以,去美元化最积极的国家也正是增加黄金储备最积极的国家,如俄罗斯。

黄金再货帀化出现的关键因素是美元的表现。

而从人类思想的发展逻辑上看,黄金再货币化是对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反思的结果,而这一反思又与人类对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反思相关联。

1929年,英国经济危机引起的20世纪30年代全球大萧条,对人类的教训是深刻的,引起了人类持续的反思。反思的结果是在古典经济学的基础上,诞生了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揭示了市场机制的不足,确立了有形之手(政府)介入市场的必要性,并因对通货紧缩的担心而否定了金本位制的必要性,从而也培育了黄金非货帀化滋生的土壤。

2008年在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随之影响产生了持续多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这对人类产生的震撼并不亚于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震撼。人类必然会开始反思。虽然这次反思还没有结束,但反思首先是从危机始作俑者美元开始的。美元因与黄金挂钩而上位,因脱钩而通胀,而通胀造成了国际金融体系的不稳和不公。痛定思痛,货币稳定性何其重要,正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所言:“一种货币的主要目标就是要稳定。”

20世纪30年代对通缩的忧心变为了21世纪第一个10年对通胀的忧心,黄金因此从被扬弃变为了被肯定。金本位制的稳定性为人类树立了一个标杆。文化是具有继承性的。虽然金本位制已经废止,但影响仍存。这就是现在出现黄金再货帀化的文化条件。所以,黄金再货帀化的实践已经在人类多个社会层面上开始推进。

《巴塞尔协议III》已将黄金从银行三类资产提升为一类资产,在银行资本金构成中仅低于现金,列第二位,也是该协议规定黄金是银行金融抵押物之一。这是黄金再货币化的实证。

《欧洲市场基础设施监管规则》已规定欧洲大型清算银行必须接受黄金,这就是在一定范围内恢复了黄金的支付结算的功能。

美国犹他州、亚利桑那州政府先后颁布法令恢复了金本位制,黄金与美元一样可以流通,可以支付,可以结算,从而树立了一个黄金货帀化的示范区。

印度、土耳其这两个主要黄金消费大国,有大量的存量黄金。以前这些黄金作为商品而缺少流动性,现在他们已开始将其存量黄金货帀化。印度银行已推出黄金储蓄账户,黄金可以像货帀一样生息;而土耳其则已允许黄金成为商业银行的准备金。黄金货币是流动的黄金,而黄金流动性的增加则是黄金货币属性的增强。

印度等主要黄金消费大国,有大量的存量黄金。

央行外汇储备中的黄金储备由跌转升。2017年,全球央行总储备量为3.2899万吨,比2009年增长了9.38%,在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也由跌转升;2017年,黄金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为9.8%,比2013年上升了0.6个百分点。这表明了央行的一种态度,即已承认黄金是一种重要的金融资产,是一种货币的准备,而不再仅是一种商品金属。

人类的黄金再货帀化是基于美元已呈现的颓势难以为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提供足够稳定的支撑,逐渐使战后建立的国际货帀体系十分不稳定、不公正,而使全球经济危机的频率加快,程度加深,因而需要改革。

特别是2008年美元危机的爆发,美元的弊端暴露无遗,更使人类看到了实现货币稳定对人类经济的迫切意义,从而开始寻找解决之道。

这种寻找出现了两个方向:

一是要寻找或构筑一种增强工具以增加目前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帀体系的稳定性为目的;

二是寻找或构筑一种可以替代美元的新的世界货币。这两个方向均与黄金相关联。

黄金在这个大势下得到了再认识,人类希望让黄金再次在人类货币领域发挥更大作用,为人类货帀的稳定作出贡献,这是人类推动黄金再货币化的目的。但时过境迁,传统金本位制已难以恢复,而要恢复金汇兑本位,黄金价格也难以稳定,有很大的麻烦,“美元汇兑金本位”就是在这里摔了跤。所以,黄金再货帀化不是要恢复传统的金本位制,而是要进行一次金融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