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阳              金阳产业              资讯中心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集团简介                  黄金矿业                   新闻与动态                金阳标志                  招聘职位                   社会奉献                   公司联系方式
组织架构                  其他矿业                   矿产行业资讯            金阳理念                   教育培训                   环境保护                   在线留言
董事长致辞               金阳投资                   黄金交易资讯            员工风采      
发展历程                  战略合作                   金融投资资讯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8层      E-mail: bjjy@bjjinyang.net      服务电话:010-82500058

版权所有 © 2016 金阳矿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59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手机网站

	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
>
昨日金价“闪崩”有多恐怖?一分钟就交易了“一个芬兰”

昨日金价“闪崩”有多恐怖?一分钟就交易了“一个芬兰”

浏览量

周一(6月26日)对欧美的黄金交易员而言是难忘的一天,黄金价格在欧洲时段盘初突然急跌,纽约黄金期货更是出现“天量”成交,令众多还在睡梦中的交易员突然惊醒。与此同时,这可能也意味着近几个月市场的低波动率特征即将结束。

周一伦敦时间上午9点,黄金期货短短一分钟的成交就达到了180万盎司,如此庞大的规模甚至超过了芬兰这个国家的黄金储备,即使是特朗普意外赢得美国大选、英国公投脱离欧盟,也未见黄金市场有如此巨大的反应。交易员称,这可能是“胖手指”,即错误的交易指令所致。

(图片来源:彭博、FX168财经网)

“除了某个倒霉蛋按错了按键,大家想不到其他理由,”伦敦Marex Spectron Group贵金属交易主管David Govett谈到天量交易时表示。他说,清淡的市场与自动化交易可能加剧这种走势。

其他人认为,可能有某个交易员下达了比原计划更大的交易指令,或者低估了市场消化这么多黄金的能力。

在短短一分钟内,纽约商品交易所成交量大约18,149手,而之后一小时的成交量下降到2,334手。

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周一欧洲时段盘初一度下跌1.6%,至1236.50美元/盎司,是主力合约5月17日以来的最低水平。纽约时段下午,8月黄金期货周一结算价为1246.40美元/盎司,低于100日移动均线。

RJO Futures的高级市场策略师Bob Haberkorn说,这个不可思议的暴跌“让市场很慌”。

伦敦贵金属交易商Sharps Pixley Ltd.的首席执行官Ross Norman在一份报告中说,“这是典型的‘胖手指’。一单18,149盎司的交易很常见,但18149手期货合约(100倍)的交易很罕见。这让我们怀疑是不是一个菜鸟不知道‘盎司’和‘手’的区别。”

也有人猜测抛售可能是技术面引发。Kitco Metals Inc.营销总监Peter Hug在一份报告中称,“黄金冲击1255美元/盎司的阻力位未果,可能触发了技术性抛盘,加上市场清淡,这种规模的卖单推动黄金跌至下一个支撑位。

近年来,被称为“闪崩”的金融市场异常波动经常归咎于电脑算法交易的逐渐流行。Govett指出,“随着事情的发展,这样的情况正变得更加普遍。由于人们不再持有头寸,这样的状况发生得越多,就会变得越糟糕。”

此外,也有人将金价“闪崩”原因归结于近来市场的低波动性。“昨天的金价“闪崩”并不会颠倒金价的长期趋势,因为市场已经没有多少波动性,”RBC Wealth Management分析师George Gero表示,“4月份金属价格波动率已经下降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即便欧洲出现了政治分歧,美国利率上升,以及美国和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但波动率还是接近这一水平。”

(金市低波动率 来源:彭博、FX168财经网)

Gero认为,“波动性是必要的,但我并没有看到,近期市场上发生了许多重磅的事件,这原本应该令金价波动更多。虽然有个别事件一度驱动金价上涨,但可惜这样的影响似乎没能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