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金阳              金阳产业              资讯中心              企业文化              人力资源              社会责任              联系我们

集团简介                  黄金矿业                   新闻与动态                金阳标志                  招聘职位                   社会奉献                   公司联系方式
组织架构                  其他矿业                   矿产行业资讯            金阳理念                   教育培训                   环境保护                   在线留言
董事长致辞               金阳投资                   黄金交易资讯            员工风采      
发展历程                  战略合作                   金融投资资讯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8层      E-mail: bjjy@bjjinyang.net      服务电话:010-82500058

版权所有 © 2016 金阳矿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0959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手机网站

	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
>
特朗普新政:分裂的美国、愤怒的硅谷科技公司

特朗普新政:分裂的美国、愤怒的硅谷科技公司

浏览量

  愤怒、焦虑、恐慌、谣言、无奈、割裂。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就像是一根导火索,点燃了硅谷压抑已久的愤怒火药桶,让这个全球科技中心陷入一片群情激愤的氛围;但与此同时,特朗普也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了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内部的割裂现状,让硅谷与美国其他地区的差距日益明显。

  硅谷与特朗普积怨已久

  由于竞选过程中的个人丑闻、煽动性言论、争议性纲领,特朗普把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变成了一场丛林混战,也让自己成为了硅谷的众矢之的。尽管希拉里同样身陷丑闻,但对民主党传统票仓的硅谷科技行业来说,特朗普当选意味着诸多不确定因素以及灾难性政策,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毫不意外,在整个大选期间,硅谷和加州都坚定地站在希拉里一侧。诸多科技领袖或是公开背书希拉里,或是直接提供资金与技术支持竞选,部分大佬甚至与特朗普直接交恶。而另一方面,根本无望加州选票的特朗普也毫不示弱地猛烈抨击这些反对他的科技领袖。

  在硅谷三个选区(旧金山、圣马特奥和圣克拉拉),希拉里的得票率高达85.3%、76.3%和73.2%,不仅远高于加州的平均支持率61.5%,更是彻底压过特朗普的9.9%、19%和21.5%。这一结果早在特朗普的意料之中,因此他在最后竞选阶段干脆直接放弃在加州拉票,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几个关键的摇摆州,并因此得到了巨大的回报。

  特朗普意外爆冷击败希拉里之后,美国东西海岸随即爆发了持续的抗议示威,硅谷陷入了一片失望氛围,旧金山湾区的奥克兰甚至出现了骚乱。而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后,这种不满与忿恨的对立情绪,随着几项极具争议的新政策更进一步升级与爆发。

  新官上任三把火,特朗普的点火速度与幅度甚至比外界预期的更加迅猛。上任十一天,特朗普接连发布行政命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废除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打击墨西哥非法移民,宣布修建美墨边界墙,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无限期停止接受叙利亚难民。还有更多的行政命令草案正在制定中,各种爆料、传言与谣言不绝于耳。

  一波又一波,每一道行政命令都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如果说,在特朗普当选之后,硅谷科技行业领袖还赶赴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特朗普的闭门会议,试图缓和和修补双方的恶劣关系。那么在特朗普接连出移民政策重招之后,硅谷科技行业再也按耐不住压抑许久的怒火。

  新政让硅谷担忧唇亡齿寒

  是什么引燃了硅谷的怒火?数十年来,旧金山湾区一直是美国学生运动、左翼思潮以及嬉皮士运动的孕育温床。无论是反战,或是争取人权,加州都扮演着美国社会的先锋角色。硅谷的科技行业,更是积极捍卫平等、自由、人权等原则的前沿力量。

  在硅谷主流思潮看来,特朗普的穆斯林入境禁令、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美墨边境修墙、遣返非法移民全部是违反人权,是公开歧视,是违背了美国作为移民国家的建国基石。正如此前奋力争取同性婚姻平权一样,此次硅谷又在反歧视的斗争中站在了第一线。

  另一方面,在硅谷科技行业看来,特朗普的几道行政命令不仅可能动摇硅谷的繁荣根基,更会直接危害到硅谷的创新源泉。如果任由特朗普继续推行他的“美国优先”政策,那么硅谷不仅会在全球贸易中面临不利境地,更有可能失去全球科技中心的地位。

  首先,硅谷的繁荣得益于贸易全球化。谷歌、苹果、Facebook、英特尔、Airbnb,这些科技巨头都在各自的领域雄霸全球市场,超过半数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正是得益于美国政府推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如果特朗普进一步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势必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报复措施,而硅谷科技公司无疑是直接受害者。

  其次,硅谷的创新得益于开放移民政策。来自全球的科技人才不仅是硅谷科技公司的研发主力军,更直接参与创办造就了谷歌、英特尔诸多科技巨头。而随着印度科技人才的不断涌入和地位上升,他们已经成为了硅谷最重要的一股力量,不仅占据着大量中高级管理职位,更担任了谷歌、微软等科技巨头的CEO职位。

  正因为如此,特朗普的两道移民命令成为了点燃硅谷怒火的最后导火索。他们担心特朗普拿非法移民和穆斯林开刀之后,接下去就会下手硅谷人才引入所需的H1b工作签证。

  上周五特朗普正式发布穆斯林签证禁令之后,硅谷几乎立刻炸开了锅。一位又一位科技行业领袖公开表示反对,科技公司员工和创业者们纷纷在网上批评特朗普。苹果、谷歌、Facebook、英特尔、Uber、Salesforce、eBay、Tesla、Twitter、微软、亚马逊,几乎席卷每一家科技公司。

  不过,在这个时候不表态也意味着巨大的压力。由于加入了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团队,没有在第一时间及时表态反对穆斯林禁令,或是没有直接批评特朗普本人,Uber和Tesla的CEO特拉维斯·克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就遭到了诸多批评。

  在硅谷群情激愤的抗议浪潮中,信奉“不作恶”的谷歌表现得最为突出。上周六,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r Brin)亲自参加了旧金山机场的抗议示威,因为他本人就是俄罗斯移民。谷歌还宣布成立400万美元的危机基金,用于公民自由和移民事务。

  本周一,谷歌全球2000多名员工在各自园区内举行抗议,来自印度的移民、谷歌CEO皮猜(Pichai)和布林现场发言。谷歌官网更是借纪念美国日裔民权领袖是松丰三郎来影射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而此前坚定支持希拉里的谷歌母公司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上周更直接抨击特朗普在“做恶”(evil)。

  美国社会割裂让硅谷尴尬

  尽管硅谷对特朗普的诸多新政愤怒不已,但或许另一个他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这些争议政策的背后或许并不是一个疯狂领导人的肆意妄为,而是美国社会越来越明显的割裂现状。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并不是美国分裂的根本原因,而是社会分裂的直接体现。

  即便在大选中得票率只有46%,即便总选票落后希拉里300万张,但特朗普依然是合法当选的美国总统。他之所以能够爆冷当选,主要在于赢下了诸多摇摆州,成功在五大湖地区此前的蓝州获胜,尽管特朗普在这些州的优势极为微弱。虽然在硅谷、纽约等东西海岸发达地区的得票率远远低于希拉里,但依靠美国宪法规定的选举人团制度,特朗普最终以较大的选举人票优势成功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回顾特朗普的整个竞选过程,他始终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非法移民,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优先保障美国利益,将工作带回美国”的口号,主动迎合美国中西部地区的选民利益,尤其是近年来经济发展落后于东西两岸的五大湖地区(Rust Belt)。因此,尽管他上台之后的诸多政策争议不断,但也是在兑现之前的承诺,并没有意外之处。

  虽然特朗普的穆斯林签证禁令引发了东西海岸和主要城市的愤怒抗议,但拉斯姆森民调机构(Rasmussen)上周对1000位可能的美国选民的调查显示,57%的人支持特朗普对穆斯林七国实施签证禁令,只有33%的受访者明确反对,剩下10%的人立场未定。该机构去年8月的调查显示,有59%的受访者支持暂时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

  这一民调结果无疑会令硅谷有些尴尬,更彰显出在经济发展、贸易政策、移民政策上,硅谷与美国中西部地区的诉求存在着明显分歧。由于经济发展不平衡,推动硅谷繁荣的全球化贸易和开放移民政策并没有惠及这些地区。

  这些地区的民众渴望着政策改变,而高举“美国优先”旗帜的特朗普无疑迎合了他们的诉求。尽管他们可能不会公开提出“政治不正确”的诉求,但一样可以用选票让特朗普来执行自己的意愿。两年后的国会改选,是美国民众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政治业绩满意度的最直观体现。

  政治局势改变令硅谷无奈

  2016年无疑是民主党的惨痛失利之年。共和党不仅赢得了总统大选,更在各州州长(33比16)、参议院(52比46)、众议院(240比193)都全面占据着上风和主导权。这也是数十年来美国两党政治力量最为失衡的一次。

  这一政治动态明确彰显出,美国其他地区民众对民主党执政现状不满,转向支持共和党上台。作为民主党的忠实支持者,这一切都令硅谷感到深深的失望。期待政治环境发生变化,至少要等待两年之后的国会改选。

  而更令美国民主自由派人士担忧的是,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中,力量天平也明显倾向了保守派。特朗普刚刚提名了一位的新保守派大法官,将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维持在四比四(还有一位大法官立场中立偏保守)。然而,两位自由派大法官和一位中立大法官,年龄都在八十岁上下(分别是83岁、78岁和80岁)。

  如果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共和党没有失去国会两院的主导权,而这三位高龄大法官因为身体原因退休或是意外去世,特朗普和主导国会的共和党顺利安排保守派大法官接替,那么美国最高法院将全面倒向保守派(7比2)。这或将深刻影响美国司法未来二十年的走向。

  尽管硅谷可以抗议甚至起诉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但政治局势的改变却是硅谷和加州所无法左右的。此前与特朗普存在不和的共和党参众两院,在签证禁令问题上也站在了特朗普一侧。众议院多数派领袖更是直接为特朗普辩护。

  在特朗普真正祭出H1b工作签证和移民改革之前,硅谷处于被动的等待状态。愤怒、焦虑、失望、恐慌、无奈,诸多复杂的情绪氛围笼罩着这个全球科技创新中心。